易德龙

“我终于杀了你了,终于杀了你了!”“我没有跑,我只是……”我想给舒莺解释,可是舒莺根本不想听到我的解释或者说她根本不在意我的解释。

来源:gpw667.cn 扬州晚报 2020-4-27

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从卡凯的口中喊出他猛然冲上前来一把将我抱住。

银光隐约一闪。

一道银丝一道极细的肉眼难以分辨的银针从我的嘴唇中射出无声地穿过卡凯的额头消失不见。

卡凯浑身猛然一震跟跄退后我放声大笑笑得五脏六肺身体的每一根骨头都痛得剧烈抽搐。

掏出钱包看了一眼发现里面还有些钱我走到路边打了车报了医院的名字。
“这是给你找的钱。”司机大叔将剩下的零钱递给了我我点了点走道了谢谢下了车。
在脑海中思考怎么给医生说今天自我出去了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沉浸在思考里没有看到眼前的人没有想到一下就撞到了别人的身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连忙抬起头道歉道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站在我面前的人是夏言非。
“你没事吧?”夏言非很是温柔的询问我我摇了摇头向夏言非得身后看过去没有发现舒莺的身影。
可能是夏言非发现了我疑惑的眼神就主动的说:“舒莺去买水了我没有撞疼你吧?”我摇了摇头。
我想离开夏言非的身边我总有一种等会会看到舒莺的预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强烈所以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
“我先走了你等舒莺吧。”我的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到了舒莺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
“怎么?那么不想看到我啊?跑什么跑。”舒莺的语气是那么的冷淡好像我不是她的姐姐是她的仇人。
淘宝快速安全上一钻 http://www.sz5816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