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德龙

公子忽顺着他的指点看过去,竟然真的在南方有一片黑云。海上的天气变得最快,一时朗日,一时就是暴雨,公子忽是博学多闻的人,清楚这种可怕的变化。于是带着鱼篓,收拾舢板上了大船。门客们在河洛的机括上铺设了雨可陆淮南只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便不顾我的挣扎,拉着我往病房走。

来源:gpw667.cn 扬州晚报 2020-4-27

那天早晨晴朗得出奇整个天空万里无云日光照得海水金光粲然公子忽还是一样的在小舢板上钓鱼水手们擦洗着甲板公子忽门下的博物君子们研究着古籍。而此时的尚老人已经不在船舷边眺望了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公子忽下令把他锁在船舱里养病。其实即便不锁他他也很难爬上甲板了但是他依旧扳着舷窗死死的望着南方仿佛那边有什么令他死都要看一眼。

公子忽那天钓鱼的运气好得出奇正悠然的时候一个羽人水手忽然单臂扯着棕缆飞荡到他的小舢板上。

“怎么?”公子忽问。

“要有雨了公子还是上船去吧”羽人水手说道。

“淮南徐茵流产是因为她故意摔倒还故意摔倒在我面前就为了陷害我。还说孩子还能再有但顾太太的位置只有一个!”现在说起这话我都觉得冷汗直流。
那个狠毒的女人竟然会是徐茵……
“是吗?那你昨天怎么不说?”
“我昨天还不知道就是刚刚徐茵亲口告诉我的淮南……”
“够了!冷暖一你是魔障了吗?徐茵怎么会是你口中所说的人你觉得这样的谎话我会信吗?你当我是什么傻子吗?”陆淮南再次被我挑起了怒气可我真的是亲耳听见亲眼看见的。
他为什么不信……
“你撒谎的本事还真是越来越高明了。”他拉着我就往徐茵的病房走。
我回过神挣扎道:“淮南你相信我这些真的是她亲口说的她才是最大的骗子把我们都骗了我真的没有说谎你相信我。”
我眼神真挚迫切的希望他能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