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德龙

“但我必须这样选择,这是我的责任。”当二百多年前恐龙的化石被掘出来时,备受尊重的科学大师生物学家们只认为那是自然的杰作,就像狮子山的狮于是乱石碰巧形成狮子的形状,地球曾经被庞然巨兽横行一时只属孩子的驰想。

来源:gpw667.cn 扬州晚报 2020-4-27

“当你看到她难过悲伤的时候可以安慰她可以拥她入怀可以拭去她的眼泪亦可以仰天长啸质问这命运……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远远地看着你们用画作来诉说我心中的痛。”

“我知道你就是我的影子。你是那个还未失去力量的我我借你的手帮过她爱过她又杀死了她——这与我亲手杀死她毫无两样。”

“毫无两样的痛。”

他叹了一口气抬头注视着烬轻声道:“你现在总该明白你失去的也是我所失去的。你痛苦的我比你更加痛苦百倍。你付出的我也付出了同样多。”

这还不是最奇妙的地方蚝儿随着远方家乡海洋的高低潮张阖了两星期后全体开始以另一种时间与节奏张阖似乎已浑忘了家乡海洋的呼唤。
布朗计算了前后的差异惊得合不拢嘴来原来蚝儿现在张关的新韵律恰好是假设实验室所在地的伊凡士顿是在海边的话潮水来到与退离伊凡士顿的时间。
蚝儿的家乡并不是在远方而是无处不在的宇宙。
目的生命究竟为了甚么?
这是困扰着古往令来的每一个人的问题在一般“正常”的情形下大多数的我们都能狠成功地将这个问题置诸脑后可是在一些特有的环境里例如目睹亲友的死亡、突然惨变、甚至一场电影、一本书都会将这已埋葬在心灵大地最底层的残骸勾起来闪过我们清醒的意识里||生命究竟是为了甚么?
宗教的发明显然是为了给这问题提供一个答案大多数人包括我在丙也极愿意相信生命神秘的一面因为那的确恍科学提供的“世界真相”有趣得多但摆在眼前的现实就是无论怎样伟大的人孔子、老子、佛陀、张天师、张三丰、高米尼都一一身死从没有人能打破生死的常规没有人能够例外每个人在生死下就只是个被拉钱的傀儡一点自主的能力也没有。
而生命本身却拥有足够使我们继续活下去的力量自尽绝非件容易的事于是唯有忘记生死不去想这类“无谓”的事浸沉在有切肤之痛血肉相连的眼前现实去就算受到某种刺激偶然想起但惯性的训练使我们根快便将那“鬼魂”按回灵柩里。
生命的目的就是要找寻生命的目的。
进化曾经有一段时阅科学界坚决否定恐龙的存在。
qhb2.wikidot.com/10 http://qhb2.wikidot.com/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