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德龙

“对不起,天石,这不仅仅是为了我个人的仇恨,也是为了整个人类的安危。你知道,这二十多年来,我多么希望能够听到你叫我一声爸爸。”云殇不再说话。汐轻轻撅起了嘴。她对烬说:“烬,你帮我求一求云殇嘛,他一定会听你的。就一滴血而已!”

来源:gpw667.cn 扬州晚报 2020-5-7

突然间一个念头闪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不能这样便宜了卡凯我要想出这个世界上最血腥最残酷最恶毒的报复向卡凯讨回血债!

我放下那个孽种静静地想了整个晚上。当时卡凯已经率军南征北讨精灵国已经沦陷妖族也覆亡在即我亲身领教过卡凯的力量我知道人类的帝国也将朝不保夕。

第二天一早我就将卡凯的那条红水晶坠链挂在了你的脖子上。”

天色一点一点地暗下来山谷中死一般地沉寂。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涩声道:“所以你为了报复就让自我亲生的儿子冒着生命的危险去刺杀魔王?”


他在做这一切时宁静恬与眉眼如远山。

汐看着他微笑道:“云殇你能不能给我一滴血?”

云殇专心作画轻轻摇了摇头。

汐有些惊讶:“为什么?原来这么小气?”

天美健 http://yp.120ask.com/yao/news/85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