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德龙

云殇冰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青鸟族永远都不可能放弃嗜血的本能。你永远都不可能找到替代品,永远都不能!"只有一念不起,才能不运用语言,才不致完全侧重在左脑的功能,我们才能进入罕有“人”迹那右脑深沉玄秘难明的“神秘大陆”。

来源:gpw667.cn 扬州晚报 2020-5-5

而他也可以跟汐一起厮守直至千年万年。

那时的年月会是多么宁静美好。

汐看出了他的犹豫眼中泛出一丝笑意走上一步擎起了他的手。

那一刻曾有三生三世的感觉。令他忍不住放弃手中正燃烧着光芒的长剑。

拥有美好现在的幸运儿恐惧明天将一无所有;隋身厄运的恐惧恶运永无休止地延续。
对于未来我们就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大殿内盲目射击希望能命中枪靶的红心而我们只有发射一枪的机会。无论希望有多少未来只有一个。
你可以选择口硬或日软有信心或没有信心可是未来永久深藏在时阅的面纱里永久看不清楚。
在这三度空间的世界里时间却反当地以过去现在将来的方式直线延伸每次只能站在某一点上我们叫那作“现在”。
人类天生有种倾向就是对最奇怪的事物也能习以为常其中一项就是时间。假设这过去现在未来的边防是牢不可破那我们只好认命情愿做时间的奴隶可是在人类的历史上偏偏有大量事实告诉我们在某一些情形下我们是可以早一步揭开未来遮脸的面纱。
未来是否从来便不是未来未来是否早已发生了只是人的经验令她变成了未来。
说到底从没有人能了解时间钟只是代表人类的经验代表人的局限。
正觉整个文明发展下来负责语言与逻辑思维的左脑占了绝对优势可能是负责感性直觉甚或超自然力量的右脑退居二线而每逢当我们思想或说话时我们运用的绝大部分是左脑的功能。
这令我想起所有精神的修练例如佛道二家的禅坐都请求排除杂念保存正觉。
天津侦探 http://www.tjzhent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