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德龙

这话的语气,就像今天天气真好一般,无关痛痒。那三名大汉穿着一式一样深灰色的西装,衣料很新,但款式古旧过时,而且剪裁极差,出奇的宽大,使他们看来臃肿可笑。可是他们的表情却绝不可笑,同样地森冷无情,甚至我在他们面前出现,也一点表情变化都没

来源:gpw667.cn 扬州晚报 2020-4-27
“你已经有他的心了这个名分不能给我吗。”委曲求全的声音助涨了徐茵的底气。
她声音渐渐沉了下去“陆淮南从小到大都是我的假如不是你插足我与他之间根本没有这么多事情你待在他身边两年了还不够吗?”
我垂着头一言不发因为我没有任何的底气假如不是妈妈把心脏捐给了陆阿姨我根本就不会拥有这些东西更不会拥有与他的孩子……
“不够我想在他身边待一辈子。”不知不觉我说出了心里的话。
而徐茵也因为我这句话脸色大变就连眉目之间都不复往日的温柔变得狠厉“冷暖一你是斗不过我的。”
第3页 (共6页
我木讷的看着她不明白往日一直温柔的徐茵为何突然变得陌生。
她冷冷一笑打开保温盒里面是我熬了三个小时的鸡汤。
她慢悠悠的品尝着还不忘告诉我真相“其实我是故意摔在你面前的。”
一路说话以来我都感到他说话的方法生硬奇怪直到这刻我才真正发觉这怪客的说话里从没有“你”或“我”而只是直接呼叫名字像人在唤一条狗的名字一样。
我心中一寒正要撤离去背后传来甜甜的女子声音道:“嘉西!你有朋友吗?”
三名大汉警惕望往我背后。
我知道身后来的是美好的社会系女讲师艾芙她约好我共进午膳的。
我顺势说了声对不起转头与艾芙一道走我感到他们森冷的目光罩定我背脊使我觉得一股寒气从尾龙骨直升上来。可是他们并没有跟上来。我并非一个没有胆识的人但他们的言行举止却使我如入冰窖生出退避之念。
艾芙在我身旁道:“他们是谁?看人的目光那样可怖。”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心中希望永久也不再遇上那三个怪人。
思梦那人是谁?怎会是我书中的主角即管我要写小说也不会取一个这样造作的名字何况我从未写过任何小说。
与艾芙在教员俱乐部吃午饭时我的心情仍未平复过来隐约感到有点事正发生着却不知那是什么。远方怪客
易筑网 http://www.ezhu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