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德龙

“小产经营,谋生不易,”老人说到这里,忽然透出小心翼翼的神情,自桌边站起来,对着薛北客长拜,“今天偶遇薛先生,在下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薛先生能否应允。”就算不能,天界还有长生不死药,他会为她求取。

来源:gpw667.cn 扬州晚报 2020-4-27

片刻老人的妻子上了几个小菜分别是蘑菇甘蓝、素炒油蒿、白闷丝瓜与子鸡汤分外的清爽薛北客吃了两筷子神色更加欢愉对山野的老人夫妇也有了些兴趣。

“老先生在这里居住很久了么?”薛北客问。

“年轻时候也与薛先生一样经商就在白水城后来来这里居住快二十年了吧?”

“先生也曾经商?”薛北客笑笑。


“要造出所有生物都喜欢吃的食物就必须要取得天下所有生物的样本。我要走遍天下见到每个人都请他给我一滴血。见到每只猫、每只松鼠、每只山熊、每只鱼……都鞠一鞠躬请它给我一滴血。你说我要到多少年才能够收集到所有生灵的血?”

烬没有回答他只会聆听。汐兴高采烈地自我回答:“我想要到九百九十九年才行!你说我能活到九百九十九年吗?”

烬点了点头。

她这么年轻这么善良这么有活力一定能长命百年的。